地獄救妻。

地獄大圓滿。

格薩爾安定三界,后返回天界。

       “格薩爾唐卡”的形成與發展

       在中華民族燦爛輝煌的藝術畫廊中,有一個光彩奪目、獨具特色的藝術品,那就是藏族的唐卡藝術。她在歷史悠久、豐富多彩的藝術世界里,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藏族的唐卡藝術,不同于漢族的國畫,也不同于西方的油畫,它有鮮明的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

       “唐卡”,藏語,可翻譯為卷軸畫,是繪制在絲綢、絹面或布面上的一種藝術品,是藏族繪畫藝術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作為獨具特色的“格薩爾唐卡”,一份典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她具有與其他的繪畫藝術不同的藝術特色和藝術價值,可以超越語言的障礙,讓廣大觀眾直觀地、形象地了解《格薩爾》故事,理解她豐富深厚的內容,領略她的藝術魅力。與此同時,《格薩爾》唐卡還有多方面的社會功能,便于《格薩爾》之間進行文化交流。

       格薩爾唐卡,藏語叫“仲唐”。“仲”即《格薩爾》故事;“唐”即唐卡,“仲唐”就是畫有《格薩爾》內容的唐卡畫。那么,唐卡與古老的藏族英雄史詩《格薩爾》之間又有什么聯系呢?作為民間文學的史詩《格薩爾》主要靠民間藝人的說唱得到繼承和廣泛流傳。為了加強說唱時的效果,一些聰明的藝人就以《格薩爾》為題材,繪制人物畫和格薩爾故事,類似佛教繪畫中的佛本生故事和高僧大德的畫傳,說唱時把它們懸掛起來,邊解釋,邊演唱。這種演唱形式,被稱作“指畫說唱”。這就是有關《格薩爾》最早的唐卡。“一畫一世界”,在說唱藝人們看來,在一幅并不很大也算不上很精美的唐卡里,整個大千世界、英雄格薩爾的輝煌業績,都包括在里面了。久而久之,成為一種專門的類型,稱作“仲唐”——畫有格薩爾故事的唐卡。

       英雄格薩爾的故事本來在藏區就很盛行,現在有了格薩爾故事題材的繪畫就更加普及了,聽眾可以通過唐卡這種藝術形式直觀地、形象地理解和欣賞《格薩爾》,不僅用聽覺感受和欣賞史詩豐富的內容,形象、生動的唐卡畫面還能夠給聽眾以強烈的視覺沖擊力。隨著社會的向前發展,群眾的欣賞水平慢慢的提高,對繪畫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一些說唱藝人講故事的水平很高,但他們的畫技卻并不高明;另一些人則相反,故事講得不好,但繪畫技藝卻非常之高超。這樣就在民間出現了 “拉日娃”(藏語,即專門的唐卡畫師),他們專以繪制格薩爾故事和佛經故事謀生。雄偉的英雄史詩《格薩爾》和美麗的唐卡藝術相結合,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產生了更為強烈的藝術效果。它們都是藏族文化藝術中的精品和瑰寶。

       珠聯璧合,交相輝映

       改革開放40來,“仲唐”的發展是很明顯的。這與黨和國家關心和重視《格薩爾》事業密切相關。《格薩爾》的搜集整理、學術研究和蓬蓬勃勃發展的《格薩爾》群眾文化活動帶動和促進了“仲唐”的發展,人民群眾對“仲唐”的需求日益增多;社會上關注和鑒賞《格薩爾》唐卡的人也越來越多。隨著數量上增多,藝術上要求越來越高,審美情趣不同,推動了“仲唐”的發展。

       《格薩爾》是藏族人民集體創作的一部偉大的英雄史詩。也是一份典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一個活形態的英雄史詩。是藏族文化的瑰寶,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共同的精神財富。她歷史悠久,卷帙浩繁,精深博大,規:晡?內容豐富,千百年來在藏族群眾中廣泛流傳,深受藏族人民的喜愛。《格薩爾》代表著藏族民間文化的最高成就,是研究古代藏族社會歷史的一部百科全書式的偉大著作,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和美學價值。這樣規:晡暗撓⑿凼肥?在今天的世界上,也是絕無僅有。《格薩爾》的被發現,被挖掘,被弘揚,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格薩爾》的搜集整理、編輯出版、學術研究等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在某種意義上說,改變了世界史詩的版圖,需要重新審視和改寫世界史詩發展的歷史。與荷馬史詩和印度史詩一樣,《格薩爾》也是世界文化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是中華民族對人類文明的一個重要貢獻,也是全人類一份重要的文化遺產。

       《格薩爾》唐卡從一個側面形象地而又藝術地反映了這部偉大的英雄史詩,從而也成為藏族文化藝術中獨具特色的瑰寶。格薩爾唐卡使民間藝人吟誦、印在文本上的故事活起來,具有一種質感,一種可視性,體現出一種立體化、形象化、藝術化的獨特風格。《格薩爾》這部偉大的英雄史詩,與獨具特色的唐卡藝術的結合,珠聯璧合,交相輝映,相得益彰。《格薩爾》這部偉大的英雄史詩,與獨具特色的唐卡藝術的完美結合,給《格薩爾》這部古老的史詩插上藝術的翅膀,使這部世界上最長、最宏偉、最震撼人心的英雄史詩飛得更高,飛得更遠,傳播得更加廣泛,更加喜聞樂見,更加深入人心。同時也具有更多的趣味性和欣賞性,更廣泛的人民性和群眾性。也更生動、更充分的顯示了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強大的生命力和永葆青春的藝術魅力。

       “格薩爾唐卡”與唐卡藝術

       藏族傳統的唐卡,分為“德唐”、(亦稱“協唐”、“杰唐”)、“曼唐”、“孜唐”和“仲唐”等幾大類。

       其中最主要是“德唐”。“德”是寶貴、寶藏的意思,說明它很珍貴;“協”是“臉面”、“面部”的敬語,在這里是對神佛的尊稱;“杰”是王者、勝利者的意思,也是對神佛的尊稱。“德唐”、“協唐”和“杰唐”,實際上指的都是一種類型的唐卡,即取材于宗教內容,以反映佛經故事、神佛和高僧大德的生平事跡為主,也有一部分是反映苯教故事的。

       解放前的舊西藏以及其他藏區,基本上處于封建農奴制社會和部落社會,實行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過去藏族基本上是一個全民信教的民族,佛教文化和苯教文化在意識形態和文化領域占據統治地位,“德唐”、“協唐”和“杰唐”也成為唐卡藝術的主要內容。因此,反映宗教觀念、表現宗教題材的唐卡,得到上層統治階級和信教群眾的關心、重視和扶持,發展迅速,數量眾多、藝術精湛,達到美侖美奐的程度。為了更深入、更全面地將宗教教義、宗教儀軌、宗教觀念、宗教信仰深入到信教群眾中去,最基本、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將宗教觀念、宗教信仰藝術化、形象化,讓藝術形象凝聚為宗教文化,讓唐卡藝術生動地、形象地、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講述歷史故事,傳播宗教教義。一些重要的唐卡繪制完畢,還會舉行隆重的開光儀式和祈禱法會,以增強它的神圣性和神秘感。各寺院懸掛的、珍藏的幾乎全是這類唐卡。在過去,豪門貴族、土司頭人,乃至普通人家,也都有懸掛和珍藏唐卡的習俗。一座寺院收藏幾千幅、乃至上萬幅唐卡,是很平常的。

       這方面,我自己就有切身的體會,深刻的感受。我小的時候,跟著大人進寺院朝拜,那里通過一個個壁畫、一幅幅唐卡生動地、形象地、藝術地展現的極樂世界美妙祥和、令人向往、讓人憧憬的幸福生活;十八層地獄萬劫不復,令人恐懼、讓人見而生畏、不寒而栗的深重苦難,給我幼小的心靈以強烈的震撼,多年以后,依然刻骨銘心,揮之不去,難以忘懷。這就是“德唐”,或“協唐”、“杰唐”的藝術魅力,也是宗教藝術的教化作用。

       “曼唐”,“曼”是醫藥、醫學,“唐”是唐卡。“曼唐”是指反映藏醫藏藥內容的唐卡畫。醫藥衛生,關系到千千萬萬人的生命和健康,以醫藥衛生為題材的“曼唐”,自然也得到重視、保護和傳承。如以《四部醫典》為題材繪制的唐卡,非常精致,也很有實用價值。

       “孜唐”,“孜”是天文和歷算。天文歷算,關系人們的生活和生產勞動,“孜唐”自然也得到重視和保護。這兩類唐卡的專業性、知識性和實用性很強,與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息息相關,歷來受到官方和社會的關心和重視,有專門的機構、專業的畫師繪制,十分精致。“曼唐”和“孜唐”里也有很多精品佳作,有些作品堪稱傳世之作,無比珍貴,價值連城。但正因為專業性太強,流傳范圍相對來說也比較有限。

       “仲唐”則是指“格薩爾唐卡”。與其它類型的唐卡、尤其與“德唐”、“協唐”和“杰唐”相比,“仲唐”是很粗糙的。我小的時候,看到過藝人拿著“仲唐”說唱,就是用一塊破舊的白布,用自制的墨繪制,連一塊干凈的白布也沒有。所謂自制的墨,就是用鍋底的灰,拌以松樹枝上的松油,攪拌而成,與繪制佛像用的礦物顏料,完全是兩個等級。現在的年輕朋友,不但沒有見過這樣的墨,連想象也很難想象得到。我小的時候,就是用這種墨練習寫藏文,所以對說唱藝人的苦難生活和他們在繪制“仲唐”時的艱辛,有深刻的感受和切身的體會。

       因此,相對于其它類型的唐卡,“仲唐”地位低,發展慢,質量差,影響小,在社會上不受重視,自產自銷,自生自滅。說唱藝人云游漂泊,翻山越嶺,踏雪登冰,歷經艱辛。走到哪里,就在那里掛起一幅“仲唐”說唱。經風吹日曬雨淋,“仲唐”破了,或被風暴吹走,就再找一塊布,研墨繪制。正因為這樣,流傳下來的“仲唐”也不多。基本的狀況是:沒有社會地位;沒有專業畫師(絕大多數都是說唱藝人自己繪制,或由唐卡藝人業余繪制);更沒有大家;沒有精品;更沒有形成流派。我把這種情況,概括為“五無”。

       這就是過去“仲唐”的基本情況。

       “格薩爾唐卡”的主要內容

       民間藝人在說唱時,常常用這樣三句話來概括史詩的全部內容:“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間世上各種紛爭,下面地獄完成業果。”

       “上方天界遣使下凡”,是指諸神在天界議事,決定派天神之子格薩爾到世間降妖伏魔,懲惡揚善,抑強扶弱,拯救黎民百姓出苦海。

       “中間世上各種紛爭”,講的是格薩爾從誕生到升天的全過程,這一部分,構成了格薩爾的全部英雄業績,也是史詩的主體部分。

       《格薩爾》里說,由于魔怪興妖作亂,鬧得人世間不得安寧,黎民百姓苦不堪言。格薩爾降臨人間,就是要降伏這些妖魔鬼怪,征戰四方,降妖伏魔,也是整部史詩最精彩、最吸引人的部分。其中包括《魔嶺大戰》、《霍嶺大戰》、《姜嶺大戰》和《門嶺大戰》,被稱作“四部降魔史”。

       假如把《格薩爾》這部卷帙浩繁、結構宏偉的史詩,比作一座雄偉的藝術宮殿,那么,這四部降魔史,就是支撐這座藝術宮殿的四根棟梁。如果拿人體來比喻,就是一個人生命力運行的經絡系統。其它各部,都可以看作是從這里派生出來的。降伏四大魔王之后,世間還有許多妖魔在:Π儺?興妖作亂,格薩爾的英雄業績也遠未完成。于是又出現了許多新的分部本——“宗”。“宗”即古代藏族的小邦國家。格薩爾每降伏一個小邦國家,就構成一個相對完整的故事。藏語叫“宗”。“宗”越來越多,按照內容、情節、規:推??被劃分為“18大宗”、“18中宗”、“18小宗”,此外又派生出若干個更小的宗。

       “下面地獄完成業果”,是說格薩爾完成使命,拯救墜入地獄的母親、妻子,嶺國的眾英雄,以及一切受苦受難的眾生,超度他們的亡靈,然后返回天界。

       “仲唐”就是運用唐卡這種藝術形式展現《格薩爾》豐富多彩的內容。

       我們這套《格薩爾唐卡》畫冊,就是按照這種故事框架編輯的。

       “仲唐”的基本類型有兩種:一種是一幅唐卡以一個主要人物為中心,同時繪制許多人物和故事,如同佛教唐卡中,一幅唐卡有一尊主供佛,畫在正中,被稱作“主尊”;周圍畫上許多佛像,被稱作“從尊”。 也有畫各種場面,如上方極樂世界,下方十八層地獄。也有繪制各種山、水、花、草以及各種動物。

       另一種是一幅唐卡講一個故事。這些“仲唐”的一個特點是,就單幅來講,能表現《格薩爾》故事中的一個人物、一個故事、一個情節,具有獨立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即所謂“一畫一世界”, 類似“連環畫”,匯總起來,又能體現《格薩爾》的基本思想和主要情節,成為一部“格薩爾畫傳”,能夠比較完整地反映格薩爾故事。

       巨大的成就,美好的前景

       新中國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格薩爾》事業發展很快,得到黨和國家的關心和重視,也得到社會各方面的支持和幫助。與此相適應,“仲唐”即《格薩爾》唐卡異軍突起,成績斐然。這里應該特別提到的是四川甘孜州人民政府主持繪制的《格薩爾》千幅唐卡,歷時數年、匯聚了數百位民間畫師,比較系統、比較全面地反映了《格薩爾》豐富的內容,2008年在北京奧運會期間,作為文化活動的一個重要內容,在北京展覽,取得了巨大成就,對于向首都人民和全世界的朋友介紹《格薩爾》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同時也讓首都人民和世界各國賓朋領略了唐卡藝術的風采。是唐卡藝術、尤其是格薩爾唐卡藝術的一次大普及。是一件應該載入藏族藝術史上的大事。對于這次展覽活動的藝術價值、政治意義、現實作用,怎么估計都不過分。

       “仲唐”即格薩爾唐卡的產生、演變與發展,與《格薩爾》這部古老的史詩在藏族人民、主要是農牧民之中流傳、演變與發展的歷史進程是密切相聯系的。《格薩爾》唐卡產生、演變與發展的歷史,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格薩爾》這部偉大的英雄史詩發展的過程,反映了它的興衰。《格薩爾》興,《格薩爾》唐卡興;反之亦然,《格薩爾》衰,《格薩爾》唐卡亦衰。

       隨著《格薩爾》事業的發展和唐卡藝術的興盛,《格薩爾》與唐卡藝術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相互促進,“仲唐”即“格薩爾唐卡”也必將得到更大的發展。

(本版圖片由藏文《格薩爾》精選本課題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