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洮河岸邊的覺乃藏族先民,在歷史的實踐中積淀出了豐厚的生活智慧,創造出自己獨特的覺乃民族文化,尤其創造出的卓尼碉樓,更是覺乃先民智慧的濃縮。解放前期,碉樓曾分布于卓尼藏區的各個角落,更是密集出現于洮河南岸的河谷和林區,由于修建碉樓需要大量的木材、勞力和財力,一般家庭是無力承擔的,碉樓便成為樓主地位和財富的象征,受到名門望族的追捧。

       卓尼碉樓是用當地青石、白土和紅松木修筑而成,使用當地外不見木,里不見土的傳統,增加了房屋的耐用度、氣勢和保暖作用,更是排除了碉樓外部起火的因素,極大地增加了防衛作用。碉樓修建時選好地勢,請苯苯(苯教徒)或拐巴(紅教徒)看朝向和動土立房時間。碉樓一般都是半地穴式(一樓三分之一在地下)二層四合院,這樣可以降低四周墻體的高度(如此墻體高度仍超過7米),增加墻體的穩定性和長效性,最重要的是取上來的土直接用于夯筑墻體,降低了運輸的成本。墻體底基一米高度為石砌墻體,石墻以上為當地板夾夯筑墻體(底寬2.5米左右,頂寬0.5米左右,墻體由底向頂收縮,維護的好墻體可以使用150年)。碉樓正房一般是六破七和八破九格局(大小取決于樓主人的地位、財富和家庭人數),二樓正前方為馬頭墻,墻上設置煨桑爐用于每天的煨桑祭祀。碉樓整體為正方形,房頂一般是平屋頂和苫子屋頂。

       碉樓集居、宗教、屯、防守為一體。一般一樓為庫房和牲畜圈,糧食、柴草、大牲畜都儲存于里面,二樓是佛堂、灶房和主人的居室,大門一合就是一個隔絕的天地。由于過去洮河南岸地廣人。?試捶岣,當地居民相對富裕,再加上群眾居住分散相互幫襯比較困難導致盜匪較多,經常性出現盜匪悄悄潛入群眾家控制家人搶盜財務的現象,此時土碉樓的優越性就突顯出來,四面高聳的墻體成為了難以逾越屏障,在加上堆積在樓頂的拳頭大的鵝卵石和龐大的家庭成員,一般的盜匪是絕不敢窺視。

       位于洮河南岸的納浪大族村解放初期僅50戶的小村子就有碉樓8座,楊家三座、梁家兩座、杜家三座。在2000年左右時還都有人居。??杭乙蛔?脫羆伊階?鴣??チ粢宦ゾ幼⊥餛淥?耐戀锫ザ急4嬙暾?魅嗽誥幼。現如今由于火災和拆除,只留下楊家一座(超過100年,已無人居住成為佛堂和庫房),梁家一座(70年左右,仍在居。,楊家一座、梁家一座和杜家一座只留三面墻體成為新建房的墻體。

      2000年左右是洮河岸邊碉樓消失最快的一個階段,密集的碉樓群只剩下零散的屈指可數的幾座,也都是些年久失修的老房子,由于碉樓的耗財費力,再加上碉樓失去了大多數的用途,新修的碉樓更是寥寥無幾,只在偏遠山區封閉的小村落還分散著幾座30年左右的碉樓。

       我是一個生在碉樓長在碉樓的覺乃藏人,我喜歡覺乃藏族文化,傳承覺乃藏族文化更是我的職責,洮河沿岸的碉樓是民族文化不可或缺的部分,是先民住宅和生活的活化石,在新文化急速發展的今天,碉樓逐漸失去了他的存在意義,在拆除在消失,但碉樓的文化意義是無可替代的,是覺乃建筑文化的奇葩,是覺乃藏族生活文化的精髓,一座碉樓就是一個村落、一段歷史和一份文明,是這個民族留在歷史上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