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文書法有著悠久的歷史。早在3000多年前,藏族社會已有了文字,最早的藏文叫達斯奔益。在它的基礎上苯教創始人丹巴辛繞時期出現了大瑪爾文和小瑪爾文,還產生了天成文和斯益文。那時已有了書法藝術,并產生了藝術流派。

      公元7世紀中葉,吐蕃英主松贊干布的名臣吞米桑布扎確定了烏金(楷書體)和烏梅(行書體)兩大書法體系。

      在吐蕃王朝時期,先后產生了八大烏金體。此外,在吐蕃第三十五代贊普赤德松贊時期出現了獨特的密文體、伏藏體、幻妙體等專門用于書寫密宗內容或用于伏藏的字體,字體多達40余種。

      前弘期至后弘期之間約100年,其間出現了帕薩體。

      后弘期以來,隨著弘法,大量的編譯、謄錄活動推動了書法藝術的普及和提高。白徂體和專門用于書寫經卷的烏梅體,也是這個時期產生的新的字體。

      書寫迅疾、形體優美流暢的酋體和酋欽體(大草)是后弘期書法藝術的一大成果。酋體和酋欽已成為最實用、書寫最快的字體被廣泛地運用。

      從藏文產生以來至今,先后共出現了如上字體。其中常用的有烏金、徂仁、徂同、朱匝、白徂和酋體等。特別是酋體運用最廣。